校服生产商6年5本行贿日记 教师集体拿回扣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08-02-01   动态浏览次数:3232

来源:法制周报

  核心提示 为揽校服业务,山西太原市一制作校服的生意人6年内给各中小学

校长行贿,并将行贿过程写成了5本行贿日记。案件审理后,受贿校长自揭了全

校教职工集体分回扣的内幕。许多人得知真相后,开始质疑校服采购中存在的商

业贿赂问题。

  “2005年3月8号送卫华小学校长3000元;2005年3月16号送(晋机)一校校长

2000元;2005年3月29号晚上送(晋机)三校校长5000元……”这是浙江省永嘉县

赴太原市经营服装生意的暨英第写在行贿日记本上的一句话。

  2007年12月底,经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审理,6名中小学校长被判处受贿

罪,而暨英第因在承揽、加工学校校服过程中,向太原市6名校长行贿75100

元,获刑二年,缓刑二年。暨英第在日记中的行贿自白,使校服采购中存在的

商业贿赂现象暴露无遗。

  6年写下5本行贿日记

  “不给人家钱,就揽不到校服生意。”接受记者采访时,在太原市经营服

装生意的暨英第一脸无奈地说,她来太原有10多年了,刚开始是给别人打工,

加工衣服,后来她自己开了店,给别人制作衣服。2000年,暨英第开始做校服

生意,跑了很多学校,但都没有做成业务。

  2001年后半年至2002年,暨英第开始和学校校长打交道。暨英第介绍,她

一般都是到校长家里,以看望校长的名义,带上一些土特产品或其他东西,把

钱放在礼品旁,一同留下。过几天再打电话问时,这名校长就告诉她找学校某

某人。然后她就去学校和某某人联系,约定订制校服的时间。

  加工好校服后,暨英第就会给学校送去,让学校看看制作好的校服有没有

不合适的。等校服制作全部合格后,学校将全部校服款以现金的方式付给她。

也有的学校是在校服款付给暨英第后,她再拿一部分钱去送给校长。这样,她

前后给当地的6名学校校长送过礼品和现金。

  “我送钱都是送现金,并且都记在笔记本上,有些自己记,也有我口述、

让别人帮忙写下的。”暨英第回忆说,那些行贿日记中记录的事情,都是当天

发生,当天就记下来,也有第二天记下来的,但落款日期仍是当天送礼送钱的

时间。

  暨英第说,她记录这些事情,并不是要揭发校长们,而是当作一种生意账

目,同时也可以理清与那些学校的关系,方便日后合作。这样,6年来,她一

共写下了5本日记。

  一个小学校长的忏悔

  由于在1997年至2006年任校长期间,收受暨英第校服好处费21600元,太

原市某小学原校长闫某在案发后向检察机关自首。以下是她的忏悔陈述:

  “我担任校长期间,学校共做过四次校服,其中有三次冬装,一次夏装。

校服订购基本上由我来定。这四次的校服订购都是由暨英第承揽制作。因为我

拿了她的钱,就把校服加工业务给她做。

  暨英第为了承揽我校的校服加工业务,曾经四次送给我合计21600元现金。

她之所以在学校做校服前给我送钱,因为做校服的厂家比较多,她怕失去这笔

业务。”

  1997年,闫某担任校长后,暨英第就多次上门联系她。2001年春节期间的一

个晚上,暨英第到了闫某家拜访,同时带了一些土特产,当着闫某的面,将5000

元现金塞到对方床上的枕头底下。当年,该校的校服业务便由暨英第做了。     

  2005年8月份,闫某称家中有事要用钱,给暨英第打电话,说要借10000元。

暨英第接电话后,就马上赶往约好的太原兴华街一超市门口,把这笔钱给了闫。

闫某回忆说,到了2006年2月,暨英第来到她家,对她说10000元不用还了,以后

多关照她几笔业务就可以了。这样,2006年学校的校服理所当然便由暨英第制

作。

  教职工集体拿回扣

  学生做校服、校长吃回扣,成为校服采购“潜规则”。

  太原晋机一校原校长接受调查时坦言,学校校服由暨英第制作期间,从未与

其签订过任何合同或协议。制作校服时,校务会进行研究,由她最后拍板决定由

谁制作校服。之后,由少先队大队辅导员等人领着暨英第为学生量衣着尺寸,班

主任向学生收齐钱。校服被送到学校后,办公室主任和大队辅导员负责验收并发

放到班主任处,再由班主任发放给学生,然后再由会计付款。

  校服回扣款之所以做得没有一丝痕迹,其“窍门”是,多数学校校服款从不

在学校的财务上记账。这些校长都表示,向学生收款后由会计直接将钱支付给服

装厂,这笔收费为“学校代收费”。

  校服采购回扣的“秘密”如此公开却鲜见被曝光,关键症结就在于“回扣

链”之广。

  晋机三校原校长说,因为大家都知道做校服有回扣,为了以后更好地拿回

扣,她从21600元钱中拿出7000元发放给学校中层领导,包括书记、教导主任、

后勤主任、工会主席、大队辅导员各800元,研究主任与一个班主任、一个后勤

人员各500元。  

  不仅如此,一些学校还根据学生人数给班主任发放一定比例的“回扣”或

“补助”。太原市第六十一中学一位工作人员说,暨英第在给学校制作校服结算

中,每套校服留2元钱,返还给班主任老师,作为补助发放。晋机三校还制成

“学生校服反馈钱发放名单”,各班班主任在领取后都将大名签上。

  记者暗访送回扣的服装厂

  在太原,到底有多少服装厂是在这种潜规则下做服装业务的?

  日前,记者来到太原某服装城附近,以联系做校服的某小学教师的身份,暗

访了部分个体服装厂。记者在一些服装厂的店门口看见,这些店子都竖着写有

“批发订做校服”字样的牌子。记者走进一家店,试探着问女服务员:“我们要

做的校服不少,你们对老师有没有什么政策?”女服务员会意地一笑说:“放心,

具体的事情你跟老板谈好了。”

  一走进店内,记者看见地面上堆着高高一摞学生服。女服务员介绍:“这是

给大庆的校服,一千多套。”记者看到,这些校服都是短袖衬衫,若今年穿显然

已经过时了。

  记者选中一种布料款式,问:“这种布料做下来得多少钱一套?” 店内一

个老板模样的男人说:“40元左右,价钱可以上下浮动几元,你回去统计一下学

生衣着大小的尺码,到时咱们再细谈。”

  在另一家店,记者也遇到了类似情况。当记者问起该店对老师的“政策”

时,该店老板娘说:“这要看你选什么样的面料了。我们有两种方式,一种可

以在开发票时留些余地,另一种可以给你现金回扣。”记者选好一种校服的样

式、面料后,说要做700套校服。老板娘说:“这套连料带手工得50元一套。我

可以每套给你5元的回扣。现金付款,谈好就给。我们这种店是私人的,保证你

回学校不出任何问题。”记者问:“回扣能再高一点吗?”老板娘说:“我的

利润也不太大。我可以在发票上再给你留些余地,50元一套,我每套给你留5元

的回扣,你回学校后,如果能报上60元,我就给你15元回扣,报70元,每套给

你25元回扣。你自己看能报到多少钱。以前别的学校来订做校服,都是这么

做。”这位老板娘还善解人意地说:“都是公家的事,拿些回扣我们都理

解。”记者问:“有哪些学校在你们这儿做过校服?” 老板娘向记者一一列

举了几所学校的名字,学校还真不少。  

  “校服问题,根子在回扣。”一位从事服装加工多年的张先生向媒体曝出

回扣内幕。他说,绝大多数校服加工企业接到的合同价格都不是实际价格,60元

一套的合同价格,实际成交价格一般在35~40元之间。服装加工企业以这样的

价格接单,要保证正常的利润,就只能偷工减料。张先生说,校服加工有一个

不成文行规,即使对方什么条件也没明说,加工企业也会主动给承办人最少

10%~15%的回扣。  

  校园权力谁来监督?  

  有关专家分析指出,发生在教育行业的商业贿赂,其行贿主体主要是教材的

出版社、校服生产厂家等,可能受贿主体主要是学校相关负责人。贿赂形式包括

回扣、折扣、手续费等。

  近年来,中小学校基建规模逐渐扩大,学校可调配的资源明显增加,参与市

场经济也越来越频繁,这些因素都有可能成为各种腐败和职务犯罪滋生的土壤。

一方面,在招生录取、教师聘任、校舍工程建设、设备物资采购等方面拥有的自

主权越来越多,学校领导干部和职能部门的权力也越来越大,但与此同时,与之

配套的法律规范、权力监督机制没有及时有效地跟进,这种对学校权力监督管理

上存在的“失范”或称“反常态”现状,成为学校职务犯罪迅速增加的关键性原

因。 

  对学校职务犯罪的防止,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郭自力说,学校已经是一个巨

大的经济活动主体,应将其作为一个重点监管的对象。重要的是,针对学校自主

权的扩大,及时对学校运行机制和环境方面的漏洞,建立健全有效的监督制度和

机制,特别是要有防范“好人变坏”的机制,促进校园环境的不断净化。

                 (记者 文峰 特约记者 刘伶)